香菜這樣(。 ω ゜*)ノ

不存在者

#朋友說原本以為是虐結果是甜(?
#主數字速度材木 #微色松
#有角色死亡
#還是個文渣請多指教#

最近家裡感覺怪怪的...
到處都是蟲子飛來飛去的好像怎麼趕都趕不掉一樣,而應該是因為家裡最近一直有奇怪的味道...吧?
起初大家不以為異還是跟平常一樣生活著,但是小松哥哥的話變少了,笑容似乎也少了一些,看起來常常在發呆。

而直到最近一件事...
有一次吃飯的時候,桌上只擺了五份餐具。
雖然不明顯,但我確實看到小松哥哥的臉一瞬間變得很不自然,不過下一秒他又笑著說:「應該是媽媽少算一份了吧~哎呀~果然年紀大了嗎~」接著就走向廚房,因為過去母親從來沒有算錯過數量,所以大家很不放心的跟了過去,在快要到廚房時聽到了兩人的對話,接著我們開了一個小縫從裡面偷看著兩人,而小松哥哥正背對著我們...
「媽媽~妳怎麼只準備了五份餐具呢?」
「欸?小松空松輕松一松十四松椴松...欸?是六個才對啊!對不起啊~媽媽下意識的只擺了五份餐具...怎麼會這樣呢...」
「嘿欸~?大概是年紀大了吧~」小松哥哥輕浮的說著
「你這孩子真是的!都幾歲了還要靠父母養!還不趕快娶個老婆讓我抱孫子!失去一個孩子已經讓我很傷心了你們還要讓我這樣操心...」
「失去了...一個孩子...?失去了誰?」小松哥哥突然加重了些語氣
小松哥哥的表情現在一定讓人覺得很有壓迫感吧,即使只是在門外從門縫偷窺的我們也已經想像出了他現在的表情
「該~不會是指衛生紙上的那些吧~媽媽妳也真是的~不過那應該不只一個吧~」小松哥哥開玩笑似的口氣說著,剛剛嚴肅的氣氛好像只是錯覺一般,接著他突然往我們的方向看了一眼似乎是注意到了我們
「小松!你這孩子真是的...快把餐具拿過去吧...還有我要抱孫子!」媽媽把餐具遞給了哥哥
「是是是~知道了~喂!門外的弟弟們!聽到了吧!煮飯的...啊不是,媽媽想要抱孫子!」小松哥哥邊拿著餐具邊往我們的方向走了過來,接著廚房門被完全打開了,小松哥哥用發呆似的表情看了我們一輪
「還在等什麼?不餓嗎?哥哥我快要餓死了啊!」小松哥哥不耐煩的原地踏步著好像小孩子一樣
「喂...都幾歲了還這樣...你是小孩子嗎?」輕松哥哥說完這句話後大家才紛紛回去吃飯

從那件事情之後,大家都行為都改變了很多....

小松哥哥除了常發呆的看著我們之外還經常找不到他,每次問他去哪裡他都說「去賭博又輸了所以借點錢吧!下次一定還!」

空松哥哥開始喜歡在家裡到處噴他的香水,也因為這樣常被一松哥哥怒視著但一松哥哥卻沒有多說些什麼。

輕松哥哥一直說著要把這些蟲全部趕出去卻沒有太多實際的行動,奇怪的是輕松哥哥並沒有提起異味的事。

一松哥哥變得不喜歡單獨行動,連我們六人待在同一個房間時都沒有一個人坐在角落,最近常常跟我一起行動。

Totty也變得不喜歡單獨行動,不過不僅僅只是晚上不敢一個人上廁所而已,連平常偶爾會去的健身房或是爬山什麼的都沒有去了,真的要去的話都會找兄弟們一起去

而我,我大概可以明白為什麼一松哥哥和Totty不喜歡單獨行動,也許是因為怕兄弟們會突然不見吧?畢竟媽媽說了「失去一個孩子」這句話還有「拿錯餐具數量」,怎麼想也不覺得是意外。嗯...總覺得我變得常常觀察大家了呢!還有常常思考問題...不過不思考十四松到底是什麼了!現在最應該思考的是兄弟們的事!因為...我也不想失去任何兄弟!
〝不過...失去的到底是誰呢...?那個人發生了什麼事?而為什麼我們都不記得了?〞這應該是大家現在最在意的問題了....

某天,小松哥哥突然開口了...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吧...」
「你是指什麼是?」正拿著求職雜誌趕蟲的輕松哥哥問道
「你還想繼續欺騙自己嗎!擼松斯基!」小松哥哥看起來有點生氣,卻還是用奇怪的綽號叫輕松哥哥,似乎是不希望氣氛變得低沉
「我明白了...其實我之前一直很想問...為什麼空松哥哥為什麼要一直噴香水呢?是為了蓋住家裡的味道嗎?而且哥哥身上的香水味也變得更濃了」接著開口的是Totty
「哼...被你發現了嗎~Totty!」空松哥哥把墨鏡緩慢的摘了下來,用閃閃發亮的眼神看著Totty
「不,大家都已經發現了。」小松哥哥無視空松哥哥的痛攻擊吐槽著
「欸?」空松哥哥用錯愕的表情看著小松哥哥
「既然這樣我就直說吧。我認為造成這味道的源頭是我,我不希望因為我讓大家感到困擾。」空松哥哥罕見的用認真的表情說著
「欸~你確定不是因為你洗澡沒洗乾淨嗎~?」
「小松哥哥別鬧!難得空松哥哥這麼不痛欸!」「欸?」
「好啦好啦~不玩了~不過...空松你為什麼會這麼認為呢?」上一秒還笑著的小松哥哥突然嚴肅的看著空松哥哥問道,大家似乎都被這樣的小松哥哥嚇到了
「因...因為我認為我是不存在的那個人...畢竟從之前就常常被無視...而且也常常受傷進醫院...也許...我早在某次進醫院的時候就已經...」或許是因為被小松哥哥嚇到的關係,空松哥哥的回答顯得有些畏縮
「才不是呢!空松哥哥絕對不是不存在的那個人!」空松哥哥的話還沒說完就被Totty打斷了
「椴松...」
「會無視空松哥哥是因為你太痛了!而且...你看!我還可以觸碰到你啊!所以...空松哥哥絕對...絕對不是...」Totty抓住了空松哥哥的手,但是說到這裡Totty已經忍不住哭了出來
「椴松...謝謝你啊...不過...」空松哥哥將Totty擁入懷裏,看到Totty哭了大家也都紅了眼眶,除了...小松哥哥和輕松哥哥
「不過,現在還不能確定。」小松哥哥將空松還沒講完的話接了下去
相較於大家,小松哥哥和表情顯得很鎮定
「如果觸碰就能判斷的話,也不會到現在都還沒發現了吧。不過既然提到了,那大家就互揍對方一拳看看吧!」小松哥哥嚴肅閉上眼睛站了起來,接著又露出他的招牌笑容做出揮拳的動作
「所以說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不過就是蟲子變多了不是嗎?說什麼存不存在...大家不是都還好好的在這裡嗎?」輕松哥哥一臉不明所以的看著我們
「我說...輕松啊...」小松哥哥低下了頭
「你到底還要欺騙自己到什麼時候!!」小松哥哥往輕松哥哥的臉上狠狠的揍了下去,而這次空松哥哥並沒有出手制止他,大概是希望能打醒輕松哥哥吧
「喂!你這傢伙!」輕松哥哥被打倒在地上,起身想回擊小松哥哥卻被對方一手抓住了領口,接著重重的一拳又落在了輕松哥哥的臉上
「小松...!」空松哥哥加重了聲音喊著小松哥哥的名字,似乎是想告訴他適可而止就好
看到這裡一松哥哥和我不禁冒出了冷汗
而Totty則害怕的將臉埋進了空松哥哥的懷裏不敢直視這一切
「我說你啊...你真的明白現在的狀況嗎...我也不想失去任何一個弟弟啊!但是...一個一直留在人間不投胎的靈魂...最後會怎麼樣你知道會怎麼樣吧!!」說到弟弟的時候我看到淚水不斷在小松哥哥眼裡打轉著,但最後還是流了出來,我想哥哥一定是因為想扮演好大哥的角色才不想在我們面前流淚的吧
不過,我還是希望大家能發洩出來,大家的發洩...是哭
而我...我必須一直笑著。
「我知道啊...一直在人間逗留的靈魂...最後會無法投胎成為孤魂野鬼這我知道啊!但是...我更不想失去兄弟啊!如果不存在的那個人是我...那最好!但是...萬一那個人是你呢..小松...?我最不想失去的人是你啊!」一說到小松哥哥輕松哥哥也止不住眼淚了,一隻手不斷用力的將淚水擦乾而另一隻手則緊緊握著小松哥哥的手
輕松哥哥是我們之中最少哭的,但是一哭就很難停下來,而能讓輕松哥哥哭的事絕對是...
「可是...這樣也不是辦法啊...不過,既然我可以觸碰到你,暫且可以當作我們都不是不存在者...接下來只剩下...」小松哥哥把輕松哥哥放了下來並幫他擦乾了眼淚,接著看向了我和一松哥哥
「放心...我一直待在十四松身邊...而且從剛剛開始也一直握著他的手...十四松不是不存在者...」一松哥哥面不改色的說著
原來一松哥哥一直握著我的手嗎?我太注意觀察大家了...所以我並沒有察覺到...但是...啊勒?
我驚訝的露出了貓眼看著一松哥哥,但是他只是對我露出了短暫的微笑
「是嗎...看來這招行不通啊...」
「其實...也無所謂吧...變成孤魂野鬼什麼的...只要能跟你們在一起怎麼樣都沒關係了吧...」一松看著地板淡淡的說道
「欸?難不成一松你...」大家驚訝的看著一松
「像我這樣的垃圾...自殺也不奇怪吧?但是自殺後才發現...還是跟你們在一起最好...」一松哥哥閉上了眼睛並低下了頭好像在思考些什麼
期間我一直看著一松哥哥那一直牽著我的手...沒有什麼實感啊...可是...好想再感受...他的溫度...
「不過,一松哥哥摸不到十四松哥哥怎麼確定十四松哥哥是不存在者呢?」
「呵,這問題不是很簡單嗎?因為對方沒有感覺到我而我也沒有感覺到對方這不正代表我就是不存在者嗎...既然我是不存在者,那十四松就不可能是不存在者了。」一松哥哥笑了出來,不過跟剛剛對著我的笑容不一樣
「一松,這樣真的好嗎?就這樣一直待在我們的身邊即使最後不能投胎?」
「切,我才不想待在臭松身邊呢」
「我說一松,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吧?沒有什麼能幫你的嗎?」即使被一松哥哥罵了空松哥哥還是苦口婆心的關心著一松哥哥
「切,不需要幫我...讓我待在你們身邊就是幫最大的忙了...」一松哥哥低著頭視線刻意避開空松哥哥
「一松哥哥....」我擔心的喊著
「十四松你也勸勸一松...」在空松哥哥手即將觸碰到我的瞬間一松哥哥抓住了空松哥哥的手
「只有我可以碰十四松。」一松哥哥壓低了聲音並看著空松哥哥但是我沒辦法看到一松哥哥現在的表情
「不對,一松...你為什麼...?難道...」空松哥哥訝異的看著一松接著把目光放在我身上
「我可以控制...」一松哥哥又看著地板了
「騙人...」
「十四松你在說什...」
「一松哥哥在騙人,一松哥哥說謊的時候都會往下看」我不等一松哥哥說完話就繼續說了下去
「不存在的人是我...對吧?所以一松哥哥握著我的手的時候我才會沒有感覺」怎麼辦...我覺得我沒辦法...繼續保持我的笑臉了...我現在的表情是怎麼樣的呢?我還笑著嗎?我的笑很奇怪嗎?怎麼辦...總覺得眼眶濕濕的... 明明不可以哭...我必須一直一直笑著才行...我不能再像以前一樣了...我...我!!

「你在說什麼呢十四松,我可以觸碰到你啊!」一松哥哥說著便抱住了我,但是並我沒有感覺到他...一松哥哥只是...圍住我的外表而已?
「一松哥哥...別再這樣做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的眼淚已經流出眼眶了
而在我感受到眼淚的溫度之後,我才想起來...關於我為什麼會死
「記憶...感覺好像有點錯亂...」椴松扶著頭看起來很不舒服
「原來...十四松是意外從山上摔下來的...嗎?」記憶恢復最完整的小松說道
「而且找到的時候...」空松不忍心繼續回想下去而別過了頭
「花了很多時間才拼湊回來...」輕松雖然講得很隱誨了但還是能想像出當時的樣子
「嗚...可是...還是沒有完整...」說到這裡椴松又哭了出來
「不過...為什麼十四松不投胎呢?」小松不解的看著十四松,因為大家都沒有關於這部分的記憶
「事情是這樣的...」我開始憶起...關於我的死亡...
那天我跟一松哥哥像往常一樣餵食野貓
突然有一隻野貓示意著我們跟著牠,我們一路跟著牠來到了山上而在那裡有一群小貓,我和一松哥哥理所當然的也餵牠們食物並和牠們一起玩
後來有幾隻貓咪不見了,我和一松哥哥馬上在山上到處找牠們
但是一松哥哥在救其中一隻貓咪的時候因為太靠近懸崖邊所以不慎滑倒而我在千鈞一髮之際把一松哥哥拉了上來
不過在確定一松哥哥沒事之後我卻滑倒了而在我身後那高到令人顫抖高度之下的是濃密的綠林
而我...並沒有感覺到任何害怕和恐懼,心裡唯一的想法只有「太好了,死掉的不是一松哥哥而是我」和「要是能再見見大家就好了」原本以為僅此而已...但是...總覺得...
「原本應該死的人是我...但是十四松卻代替了我...而那傢伙...到最後竟然都還笑著...一滴眼淚也沒有流...」一松悲傷的說道
「但是...我還是希望他可以發洩出來...」一松看向十四松而十四松只是不解的看著一松
「在我找到十四松的頭時發現他在最後的笑容並不像以前一樣...而是讓人感覺...很悲傷...那時,我彷彿可以感受到十四松真正的想法...」一松看向兄弟們
「之後我把十四松的頭帶回家並藏了起來,等我意識到的時候已經隔天早上了,而十四松正笑著叫我起床...之前那一切彷彿只是一場夢...直到我發現不能觸碰到他...」一松背向大家不讓任何人看見他現在的表情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沒辦法找到全屍?而十四松則是因為還有心願沒有完成?」小松分別看向一松和十四松
「唉...一松你也真是的~為什麼要自己背負這一切呢~十四松也是我們的兄弟啊!」小松嘆了一口氣,接著以輕鬆的口吻說道
「That′s right~你們都是我最重要的brother啊!」
「好痛啊!不過空松哥哥說的沒錯哦!」
「大家...」
「感覺一切都好不科學啊...那現在該做些什麼呢?」
「你還不明白嗎?擼松。」
「誰是擼松啊你這個混蛋長男!話說這幾天你都消失到哪裡去了!」
「沒什麼...到山裡去走走而已~而且還找到了重要的東西呢~」
「什麼重要的....」「那個等等再說吧~現在最重要的是十四松呢!」
「那就我先開始吧!」
「十四松哥哥...以後少了你還要面對其他四個惡魔哥哥...一定會很寂寞的...不過沒關係!我可是希望之星椴松呢!所以不用擔心我們!」
「你這多餘的傢伙嘴巴真的很毒欸...總之,十四松!不用擔心我們,因為還有我這個常識人在嘛!」
「Oh~my 十四松~完全不用擔心我們!大家的罪孽全~部!都會由我來承受並轉換成Love還給大家的!所以...don′t worry!」
「是啊~十四松!家裡可是還有我這個最強的長男在呢!還有...想哭的時候就哭吧!兄弟們絕對不會介意的!」
「十四松...真的很對不起...沒有做到身為哥哥應盡的責任...甚至還害了你...以後沒有你了...我可能會...很寂寞...寂寞到很想死...不過...嗯....」
「不過我還有兄弟們,所以十四松不用擔心」超能喵突然從窗戶跳了進來把一松說不出口的話接了下去
「大家...可是我...我還是不能哭...」十四松收起了笑容全身顫抖著抑制眼淚的流出
「十四松,這個給你」小松將一張相片遞給了十四松
「這個是...」
那是最近一張松野家的全家照,不過因為大家很難得才會想一起拍照所以距離拍這張照片的時間已經很久了,也因為這樣全家照顯得特別珍貴
「是十四松很珍惜的東西吧!」
「我...嗚嗚嗚...一個人...好冷...好孤單...又好痛...最重要的東西還不見了...好想一直待在大家身邊...也還想再跟一松哥哥一起餵貓咪...嗚唔啊啊......」看到相片的瞬間十四松終於沒辦法再繼續隱藏自己真正的情感而哭了出來
「嗚...十四松...對不起...讓你承受這些痛苦...都是我的錯...」一松看到這樣十四松也忍不住哭了出來並抱住了他,但是這次並沒有穿透過去,一松甚至還可以感受到十四松的溫度...只是...已經不再像以前那樣的溫暖了...而是寒冷的像具屍體
感受到如此冰冷的十四松一松不自覺的縮緊了手臂,好像想將自己的溫暖傳給十四松一樣「以前都是你來溫暖我...現在該換我了...」一松又將十四松的頭埋在自己懷裏說道
看到這裡的大家也都忍不住再次哭了出來並上前抱住了兩人
「嗚嗚嗚...大家...真的很對不起...給你們添麻煩了...」在十四松發洩了全部的感情之後他的身體開始慢慢的變透明
「十...十四松...!我...我最喜歡你了...!」在最後一松終於勇敢說出自己的心情
「太好了...我也是呢...一松哥哥...」十四松笑著吻上了一松,而一松有那麼一瞬間彷彿真的感受到了十四松唇上傳來的溫暖
「十四松呢!最後!希望大家能笑著呢!」十四松努力擺出了最燦爛的笑容看著大家
「那當然囉!我們也得給總是不吝嗇給我們笑容的十四松回報呢!」五個人異口同聲的說著並給了十四松自己最大的微笑
「那麼...大家...請不要說再見...請說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十四松閉上眼睛感受著大家傳來的溫度說著
「十四松...我們一定會再見的!」眾人再次齊口一起說著
「嗯!一定會的!」十四松在說完這句話後就化成光點消失了,看著還未完全消逝的光點一松默默的擦乾了自己的眼淚並走向藏著十四松的頭的地方
「唔啊...原來一直藏在這個房間啊...」小松看著一松的所有動作並發出了感嘆
「呃啊!難怪這個房間的蟲特別多!」
「輕松哥哥你就不能少說句話嗎?」
「哎呀~人家只是擼松斯基~不要這樣為難他了~」
「你說什麼!!混蛋長男!」
「你們兩個很吵欸!」
在他們三人的吵鬧中,一松只是靜靜的看著手上的盒子,空松看到獨自默默不語的一松便上前去關心他
「一松,明天再把這個還給十四松吧!」
「切,這個不用臭松講我也知道...」一松厭惡的撇過頭
「一松...失去了十四松我也很難過...但是,我的難過應該也比不過你的吧!所以!一松也可以多依靠我們一點哦!」空松以哥哥的身分摸了摸身為弟弟的一松的頭,但這次一松沒有避開空松而是接受了他的安慰
「嗚...」一松因為突然被這樣溫柔的對待又忍不住紅了眼眶,為了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而將頭靠在空松的胸膛上
「沒關係~brother!盡量多依靠我一點吧!我會accept你的全部的!」空松輕拍著靠在自己身上的一松並戴起了墨鏡
「痛死了臭松!閉嘴臭松!」一松伸出一隻手打著對方,卻因為還在哭而沒有什麼力氣
「啊!一松哥哥!不準跟我搶空松哥哥!」發現到正在親密接觸的兩人的椴松馬上跑過去從後面抱住了空松
「哼,我才不要臭松呢,Totty你也真是的...說什麼自己是希望之星...我看你的痛也不輸臭松了嘛...」一松故意把眼淚全抹在空松衣服上後看著椴松說道
「你說什麼貓松哥哥!我才沒有空松哥哥那麼痛呢!!」
看來松野家今天也不寧靜~

「嘿欸~大家看起來好開心呢!雖然很寂寞!不過不希望大家這麼早過來呢!十四松今天也要繼續開開心心的!罵蘇噜罵蘇噜!哈蘇噜哈蘇噜!」

=====================================
謝謝大家看到這裡!!傷了你們的眼睛真的很對不起!!((土下座
這是我打過最長的文捏!!雖然...我也沒打過幾篇...
還請多多指教(゜∀。)!!

一個十四松girl的故事-1


##大雷 ((十四松x自創女(?
##自己打開心的文
##ooc
##設定高一時不是現在的個性((講人話好嗎
##拜託不要打我((
##像平行時空的故事(?







我們第一次相遇是在15歲的春天

開學日的路上到處都飄落著櫻花,好像在祝賀著學生邁向新的道路一樣
我對你的第一印象是..〝唔啊啊!怎麼有六個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人〞後來才知道你們是松野家的六胞胎

在開學典禮上一般會由全年級第一的人上台代表新生致詞,而當我聽到〝松野十四松〞這個名字時的第一個反應是〝嗯!不知道是六個裡面的哪一個呢!〞然後我看到一個長相清秀的少年走上臺臉上還掛著淺淺的微笑

其實我完全不記得他說了什麼,只記得他的聲音非常動耳 ,因為從看到他的第一眼起就被他散發出的氣質吸引住目光了。

開學典禮完學生們結伴走向自己的教室,而我...我一個人默默的朝自己未來將待一年走著
〝唉...別人這麼快就認識了嘛...還是說是本來就相識嗎...〞於是我跟往常一樣,一個人走到我的位置上並靜靜的待著。
是的,跟平常一樣,一直一個人。〝也許高中之後就會有所改變了吧?〞因為看了電視劇的劇情而有所期待的我,真的是笨蛋...

然後不經異的用眼角瞄到了坐我旁邊的人〝感覺好熟悉...〞〝欸?那不是松野十四松嗎!?!?〞內心的我激動得快要飛上天似的,而從外表看起來我只是嘴角稍微向上揚了不到一度的幅度然後緩慢的用雙手撐著頭遮住下半張臉

〝但是...他坐我旁邊又不代表什麼...而且這座位也只是暫時按照座號坐的吧...〞習慣邊緣的我又開始悲觀的想著了,明明很想交很多朋友的...

在上課之前他一直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只不過身旁圍了許多人,大概是因為....他是全年第一吧?而他們談論的話題也都是關於全年第一好厲害之類的

其實我有點羨慕他,在國中時期我挺認真的,最後雖然能上這所學校不過排名大概也只在中上而已...

上課鐘響了,一位年輕的女性走了進來〝看來她應該就是班導了吧...嗯...人看起來應該還算不錯...吧?〞接著依照慣例開始讓大家自我介紹

不過我真的不太知道自己是個怎麼樣的人,國中時僅僅只是一股腦的讀書,平時也沒什麼可以聊天的人,回到家後也只是一直讀書跟家人之間沒什麼交流,於是....
「我叫香澤陽菜,興趣是看動漫唱歌和...生物,請多指教...」我決定用我國中時的自我介紹詞...除了生物...

當然,跟其他人精彩的興趣愛好比起來我遜色了很多...所以我也不期望會有誰因為和我興趣相同而跟我搭話...不對啊我明明不想繼續邊緣了啊...

在自我介紹完之後就是選幹部了...明明跟班上的人都還不熟卻要選幹部感覺好奇怪...這時候大部分都是自願的吧〝高一的話應該還沒有很忙...為了升學先選個比較大的幹部好了...大概...副班長或風紀吧?班長...對我這種人來說感覺太耀眼了...〞在我還在思考時已經輪到要選副班長了,於是我連忙舉手自願當副班長〝呼...還好沒有起爭執...雖然也還有風紀這個退路可以選...〞

對了,班長是誰啊?我望了望黑板上的名字〝欸欸?!松野十四松是班長?!是因為是全年第一嗎?!〞我驚訝的看了一眼位在我左邊的十四松,很不巧的剛好跟對方對上了眼,而對方只是對我露出和上台時一樣的微笑〝啊啊啊啊我現在的表情絕對很奇怪啊啊!!!〞

在幹部都選完之後老師請班長和副班長站到台上讓我們對全班承諾會對班上盡心盡力,接著便讓班長副班長主持處理班級事務。

在事情都處理完時,下課的鐘聲剛好響起了。其他人紛紛結伴回家,至於我...我一個人低頭默默的整理書包,正當我背上書包準備要走時有一個人叫住了我「那個...香澤同學!」是那個熟悉的聲音〝已經到不用猜就知道是誰了嗎?!我...我到底...〞「松野同學有什麼事嗎?」外表故作鎮定的回答著但是...我不知道我現在的表情到底是怎樣啊啊啊
「以後還請多多指教!」他對我露出了一個大大的微笑並伸出了手,我彷彿像被他感染似的也回應了他一個微笑並握住他的手「是的,還請多多指教」〝我好像很久沒有做出其他表情了我現在的笑容一定很奇怪啊啊啊!!〞

=======
我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看著夕陽結果不知不覺中已經坐在河堤邊的草坪上了,再次回過神來時月亮已經高卦在天上了〝天啊我在做什麼?!已經這麼晚了嗎?!欸欸?河裡面那是什麼?〞走近一看才發現是一隻剛出生沒幾天的小貓,於是我奮不顧身的直接跳下去救貓〝對於愛貓人士來說這應該是反射動作吧?〞還好並沒有沖得太遠,沒花多少時間我已經回上岸了

「乖孩子...已經沒事了...」然後我發現有個人影朝我跑過來,我先是警惕的盯著他看,隨著距離的縮短人影也越來越清晰「松野同學?」有點不解為什麼這個時間點他還沒回家的我用疑問的語氣說著對方的名字
「欸?我們認識嗎?」
「欸?不記得我了嗎?!」忘記他有五個兄弟的我智障的問著
「可能是認錯松了吧?我叫松野一松」
嗯!仔細一看真的能感覺出不一樣...大概吧

「原來如此...看來我真的認錯了呢,我叫香澤陽菜你好...不對!松野同學這個時間怎麼還在這裡?!」

「都叫松野同學的話會搞混的吧?不然你叫我一松好了?我是因為想幫母貓照顧剛出生的小貓所以才待到現在...結果有隻小貓不小心被沖走了,在快要看不見小貓的身影的時候就看到了香澤同學...還好有香澤同學在這邊!不然...我會很對不起母貓的...」

「原來是這樣啊...天色很晚了還是趕快回家吧!我也該回去了...」〝原來對方也是愛貓人士啊...〞找到同類的我不知不覺的丟下了平時假裝振定的外表

「你的身體...這樣會感冒吧?」
「沒關係!為了貓咪我是不會感冒的!」我用力的揮了揮雙手
「這樣還是很不好吧?這個先借你改天再還我吧!」一松將他的外套披在了我的身上
「欸?可是這樣你就沒有外套穿了?」
「沒關係啦!最近天氣沒有很冷,來!把小貓抱給我吧!你趕快先回去不然真的會感冒」
「欸?好?那我回去囉!一松也要趕快回家哦!」把貓咪遞給對方後還不忘叮囑的又提醒了對方一次

回到薄油路上之後我再次的向一松揮揮手並道聲再見〝不知道這樣算不算是朋友?都互稱名字了...不對啊一松還是叫我香澤同學啊?!唔...到底怎麼樣才算朋友呢...〞抱著這樣的疑問回到了家,結果當然是被狠狠的臭罵了一頓,然後沒有晚餐吃...

〝沒關係!!我早就有所準備了!哼哼~之前買的貓罐頭一直很想吃吃看但是卻找不到時機吃...現在終於可以嘗嘗看啦~.....好像還滿好吃的~~~〞

睡前確定把一松的外套洗乾淨了之後便安心的躺在床上入眠了....〝不對,一松在幾班啊啊啊?!啊,可以問十四松嘛~〞

==
「早安!!」前方10公尺處有一名跟我同高中的少女向我的方向打招呼
〝等等我認識她嗎?!〞正要舉起手回應時,她朝我的方向跑了過來....不過,是擦肩而過。
唉...今天的我依舊邊緣...
「香澤同學早安!」〝嗯...完蛋了...已經有幻聽了...〞
「香澤同學!!」「唔啊啊啊!」突然感覺一隻手拍在我肩上
「...」我維持著驚訝的動作和表情看著那隻手的主人
「香澤同學叫得好大聲呢,原來香澤同學也可以發出這麼大的聲音嗎?」十四松張大了雙眼有些驚訝的看著我

此時因為自己的叫聲而引來了不少人的視線,不習慣被這麼多人注視著的我開始慌張了起來

「我...我我...早安喵!!」注意到自己奇怪的行為之後便低頭奔向學校

〝好羞恥啊啊!而且還是在十四松面前啊啊!等一下要怎麼跟他講話啊!?〞感覺到臉上的溫度後我又用雙手撐著頭並遮住下半張臉

冷靜下來之後我看向十四松的位置才發現對方原來早就到了,注意到我的視線的他也轉過頭來看我
「早安啊香澤同學」用彷彿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的語氣說著
「松野同學早安...」我努力維持冷靜的語氣說著
「對了...剛剛的事...」〝唔啊啊不要說了好羞恥啊啊〞
「真的很對不起」
「欸?」不明白為什麼要道歉的我腦袋當機了一下
「這不是你的錯,是我自己的問題,所以松野同學不用道歉,對了松野同學知道一松在幾班嗎?」
「香澤同學原來認識一松哥哥嗎?一松哥哥在五班哦」
「嗯,昨天因為一些事所以認識了,原來就在隔壁班嗎?那等下我就過去...」
「香澤同學」
「怎麼了?」
「五班在樓上哦」
「欸欸?!可是這裡是四班所以五班應該是在隔壁...」
「不對哦!二樓的一年級只有一班到四班哦!香澤同學有仔細看過學校簡圖嗎?」
「看過了...可是...忘記了...」
「不好好記住的話當副班長會很麻煩的吧?還是我帶香澤同學走一次?」
「唔...那就麻煩你了」〝老毛病又犯了...每次都忘記學校各處所的位置...還會把他們搞錯...這樣我有辦法當好副班長嗎...〞
於是下課鐘一響十四松就帶我去"參觀"校園,不過先去五班找了一松
「一松哥哥!」
「十四松?找我有什麼事嗎?」
「不是我哦!是香澤同學說要找你!」
「我是來把外套還給你的」
「其實你可以不用這麼急得還給我,不過幫大忙啦」說著便用外套將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來的貓咪藏了起來
「哦哦哦!是貓咪!!可是學校不是不能....」一看到貓咪的我因為太開心而不小心發出了比較大的聲音
「噓噓噓!小聲一點!是昨天那隻小貓,還是有點不放心牠所以在母貓同意後將牠帶在我身邊」一松連忙叫我降低音量,此時小貓探出了一顆頭
「喵~~好可愛啊~快要融化了~」我忍不住發出了奇怪的聲音且把雙手放在臉頰上
「對啊...超可愛的吧」一松也陷入了愛貓狀態
於是,十四松就看著兩個貓控在走廊上發廚,周圍還有軟棉棉的氣場
「啊啊不好!好像快上課了!一松拜拜~小喵咪拜拜~」注意到時間的我趕緊和兩人...不,一人一貓道別。
「十四松我們回去吧~」還沉陷在軟棉棉之中的我,講話方式也還沒改過來
「好,一松哥哥拜拜!」
「十四松拜拜~香澤同學拜拜~」一松也還沒走出軟棉棉之中
「嘻嘻嘻~貓咪真的超~可愛的~對吧!十四松!啊不...松野同學!」回教室的路上還沒脫離軟棉棉狀態的我不小心直呼了對方的名字
「沒關係唷,像稱呼一松哥哥那樣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欸欸?!沒關係嗎?!可是...不是只有朋友之間才會互相叫對方的名字嗎?」

「我們不是已經是朋友了嗎!」

=================

對不起喔喔喔喔喔## ((土下座
腦洞大+時間趕所以寫得沒有很好對不起#
感謝您看到這裡!((別傻了,沒有人看(不要悲觀#

數字松-守護

#### 避雷注意
#### 文筆不好注意
想試試輪回梗(゜∀。)所以就寫了!!
大概還會有後續??



每天過著一成不變的日子
睡到自然醒才慢吞吞的起床
懶洋洋的走到浴室洗漱
然後經兄弟告知後再去吃早飯

但是...今天怎麼好像有哪裡不一樣...

「我吃飽噜!!衝呀!!!」十四松跟平常一樣從一大早開始就很吵

「欸....十四松哥哥怎麼了嗎?」
「連散發出來的感覺都不一樣了....」
「可是....brother的聲音還是很有精神」
「欸欸...這樣不正常了吧?要不要帶他去看醫生啊?」

自十四松走了之後,兄弟們便討論著十四松的反常

「欸?十四松怎麼了嗎?」因為剛睡醒還迷迷糊糊的一松沒有察覺到十四松的不同
「欸?一松沒有發現嗎?」突然間四個人全往一松的方向看著

「十四松今天.....沒有笑啊。」聽句話之後,一松突然像發了瘋似的在家裡找十四松但卻沒有看到半個人影

「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是出門了嗎?!」一松激動的說著接著便隨便的換上一件衣服就衝了出去。其實一松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情緒會這麼激動,只是有種不祥的預感

一松找遍了所有十四松可能會去的地方,累到快要走不動時在海邊附近找到了正在練習揮棒的十四松
遠遠的就可以聽到那響亮的數數聲,一松慢慢的走向十四松,眼睛直盯著因為夕陽的光線而陰暗了的人影
但是隨著距離的縮短而越來越清晰的那個人,臉上並沒有任何表情。

「啊!是一松哥哥!!一松哥哥來找我回去了嗎!!」聲音聽起來依舊很有活力但是卻跟他目前的表情對不上來
「十四松...走吧」一松並沒有馬上詢問十四松的異常,也沒有回答十四松的問題只是叫對方跟著自己走

「欸欸??一松哥哥會帶我去哪裡呢??」十四松問著,但卻沒有得到回應,不過也乖乖的跟著一松走了
一松帶著十四松走到了公園,此時天色已黑,照亮著公園的僅僅只有一盞路燈

走到了光線處一松才開口問
「十四松...怎麼了嗎?」抱著不安的心情問著

「欸?一松哥哥是指什麼?」十四松歪著頭疑惑的問,原本這個時候十四松應該會傻傻的笑著但此時卻面無表情的看著一松

「十四松你...沒有笑啊...不是應該要像平常一樣笑著嗎?不管遇到什麼事嘴巴總是張開開的笑著啊!」一松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情緒又變得激動起來了,臉上還帶著扭曲的笑容感覺快要崩潰了一樣
「為什麼嗎...因為...總覺得累了呢。」

「...累了?」

「是呢...反正這次也即將結束了呢。」

「結束...什麼?」明明十四松就站在眼前,卻覺得這個人不是他本人,是因為沒有了笑容嗎?還是因為他平淡的語氣?

突然間消防車響亮的聲音劃破了寧靜,而車子的方向則開往兩人即將回去的路上。

「欸...那個方向不是...!!」一松驚恐的看著消防車離去的方向,感受到強烈的不祥的預兆

「不用過去了」在一松正準備跑過去時十四松開口了

「這次...也已經來不及了...」這次十四松的語氣已經不像平時一樣活潑宏亮了

「那麼...就再重新來一次吧...不過...似乎只能剩下一個人...而那個人必需強烈的對大家思念著呢...」十四松自顧自的說著,下一秒十四松突然消失在一松的視線內

「我...很希望大家能一起活下去呢...」

一松在聽到這句話之後眼前突然一片黑暗接著便昏了過去

意識恢復後映入眼前的是染上了血色的黃色,因為已經過了一段時間血的顏色比較偏向紅褐色,原本明朗的黃色也因此變得骯髒,而在這之中的人,一動也不動的躺著臉上還帶著笑容,但那笑容已不是平時的笑容而是冷冷的一笑。

「十...十四松!!為什麼...為什麼啊啊!!!」一松趴在十四松身上哭著,但從十四松身上卻感覺不到任何溫度

「如果是我代替你...你是不是就不會死了呢....啊啊...沒錯...如果能夠再一次...我...」一松緊緊的抱著冰冷的十四松好像希望自己的溫度傳遞給對方似的

突然一陣吵鬧,有輛貨車朝著兩人筆直的衝了過來且絲毫沒有要停下的跡象

「我一定會保護你的。」語畢,巨大的撞擊聲響起將聲音淹沒

最後一幕,一個已經看不出人形的人緊緊的用身體護著懷中的人,仔細一看那個人臉上還戴著溫柔的微笑而懷中的人則毫髮無傷的躺在

......

「唔啊....!!!」一松猛烈的坐起身卻因為撞到了不明物而倒了回去

「啊!!好痛啊!!」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且同時扶著被撞傷的額頭

「欸?十四松?你怎麼...?」

「我來叫一松哥哥起床啊!話說一松哥哥剛剛的表情看起來很難過呢?是做惡夢了嗎?」

「欸...剛剛夢到了什麼來著...」一松扶著額頭回想著剛才那逼真的夢,卻只有片段的畫面閃過

「啊勒?忘記了嗎?沒關係唷!十四松會一直陪在一松哥哥身邊的!」說著便抱上了一松

「這樣啊...」感受著十四松身上的溫度,彷彿已經幾百年沒接觸到這份溫暖似的

「我會一直保護你的」在腦海裡浮現出這句話的同時也說了出口,一松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心裡下定決心要保護著十四松且實現"上一個他"最後的願望

想讓你只看著我一個人

#總之就是椴松喜歡阿松,阿松喜歡輕松

#椴松病嬌化

#可能有崩角

#角色可能死亡(?



「明明每天翻著求職書卻還是找不到工作不如就跟我們一樣好好的當個啃老族嘛~」

「就是因為這樣你才一直只是個童貞~擼松~」

「啊~又去看那個地下偶像的演唱會啦啦?明明長得很普通嘛~真搞不懂你的喜好呢~」

你說的每一句話幾乎都是圍繞著他在轉,不管做什麼事第一個想到的都是他。

為什麼就不看我一眼呢?

我常常在你欺負他的時候也去參一腳,總覺得只有那個時候你才會注意到我而我也能借此發洩對他的憎恨。

我嘗試用手機儲存著任何有關的一切,你的任何一個動作﹑表情都讓我興奮不已,每天翻著這些照片卻怎麼翻也不會膩。
但是最近總覺得這份情感越來越強烈,強烈到快要壓抑不住了...
好希望你的聲音﹑你的身體﹑你的靈魂、你的一切都只屬於我...
好希望你能只看著我一個人﹑只讓我對你撒嬌﹑只讓我看到你不為人知的一面...

我想要成為你特別的存在,為此我會除掉任何會妨礙我們的存在...
≈≈≈≈≈≈≈≈≈≈≈≈≈≈≈≈≈≈≈
『吶...我們終於能永遠在一起了呢哥哥...』
≈≈≈≈≈≈≈≈≈≈≈≈≈≈≈≈≈≈≈≈
那天,我們原本約好了要一起出去玩的...輕松哥哥卻突然發高燒了...

「抱歉啊Totty,輕松他發高燒了而家裡卻沒有人在家,總覺得有點放心不下」

我們明明約定好了...卻因為他...都是他的錯...
都是他的錯都是他的錯都是他的錯都是他的錯都是他的錯都是他的錯都是他的錯都是他的錯都是他的錯都是他的錯都是他的錯都是他的錯都是他阻撓了我們兩個都是因為他阿松哥哥才沒有注意到我都是因為他啊啊啊啊啊啊啊
≈≈≈≈≈≈≈≈≈≈≈≈≈≈≈≈≈≈≈≈≈
『已經沒事囉哥哥...再也不會有人阻撓我們了』
≈≈≈≈≈≈≈≈≈≈≈≈≈≈≈≈≈≈≈≈≈
不久後的某一天,大家都剛好有事出門,之後大家一個一個的回到家裡,一個一個的被我 < 處理 > 掉,在你也回到家裡時我把你迷暈了,我把你關在我們的房間裡跟 < 大家 > 一起,只是他們已經沒有能力阻止我們了。
≈≈≈≈≈≈≈≈≈≈≈≈≈≈≈≈≈≈≈≈≈≈≈
「太好了哥哥~你看!已經沒有人能阻擋我們了!!」

「To..Totty?!這是怎麼回事!你把他們怎麼了!!」阿松慌張的問著而臉上神情顯得很驚恐

「哥哥...你怎麼了呢?為什麼要這麼恐懼的看著我呢~像平常一樣露出你那令我著迷的招牌笑容呀~」因為光線的關係看不清椴松現在的表情

「不對啊Totty...你這樣的做法是錯的!」「那...那是!輕...輕松...?你對輕松做了什麼啊啊啊啊啊啊為什麼要那麼做啊啊啊啊啊啊!」看到輕松的樣子,阿松開始失去理智的大聲咆哮

「唉呀...阿松哥哥...我們好不容易能在一起了...你怎麼還想著別人呢...我知道了!一定是因為哥哥被洗腦了吧!別擔心!就由我來幫哥哥解開著束縛吧...」

「惡...惡魔!你根本就是惡魔!等等!你要做什麼啊啊!不...不要啊啊啊啊啊」

「好過分呢...居然叫我惡魔...不過那絕對是因為阿松哥哥被洗腦的關係...所以沒關係!我會繼續為了我們兩個的幸福而努力的!」

吶....還想再聽哥哥叫我一聲Totty呢...

==================================

第一次寫病嬌文請見諒((鞠躬

謝謝大家觀賞~歡迎給建議(゜∀。)

【阿松】15話後的腦洞

*材木松~避雷注意

*椴松流淚場景多(?

*後半微長兄﹑數字





「不好了!空松哥哥他...」輕松對著房間內大喊

不管是剛剛還在喊著不想做事的阿松、在玩積木的兩位弟弟或是玩著貓咪的一松都把注意力轉向了發出聲音的方向

跟著輕松走著,在還沒到空松所在的房間之前就先聽到了女性的聲音「你昨天在做什麼呢?」

在心想著怎麼會有女性在家裡的時候她又開口問「有沒有跟其他女人在一起?」

我們偷偷的探出半張臉來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一看進去就看到一個長相奇怪的女性緊緊抱著空松的手臂而且還一直往唐松身上貼過去好像黏住一樣不但不分開反而一直縮短彼此間的距離

「哼,我不會的」只見空松照常耍帥臉上沒有一點不願
如果旁邊是長得漂亮一點的女子的話那麼這兩人應該是讓旁人都感到羨慕的恩愛情侶....
呃很可惜的...
「那晚上在做什麼呢?」
「在睡覺」
「什麼?!跟其他女人一起?!」
「欸!不是的!」只見空松連忙解釋道
「要是你敢那樣我就去死!!!」「不過在那之前我會先殺了你!!」

.....

「這是怎麼回事啊啊啊!?」

「如果吃不到哈根達斯我就去死!!」
「我馬上去!!」
  
。。在玄關。。

「空松哥哥算了吧」
「雖然我不想這樣說....」
「但那傢伙不管是內心還是外表都超級醜陋」

(心裡這種悶悶的感覺是什麼....?)

「不,她不能沒有我」
「她是個很寂寞的女子」
「我必須留在她身邊」

(那我呢...我也不能沒有你啊!為什麼你都沒有察覺到...)

「小空,要是我一個小時內吃不到哈根達斯 我就去死!!」令人厭惡的聲音從房間內傳了出來

「真的假的啊啊啊!!」空松一邊大喊著一邊衝了出去

「我才想說真的假的勒...」

(總覺得眼眶熱熱的,喉嚨也有一點發不出聲音的感覺..)

「我出去一下...」在最後還可以發聲之前說道,之後便刻意不讓其他人看到臉的跑了出去

「......」不料還是被眼尖的阿松看到了

跑到了一個可以眺望整座城市的高處

「笨蛋痛松....」爬在欄杆上的我在說出了這句話後眼淚終於忍不住流下來了,之後不管多麼努力的擦乾都還是止不住眼淚...

在眼淚終於止住時才發現天色已經暗下來了

(該回家了呢....)

回到家之後,說是要去看看豆丁太的關東煮店今天有沒有營業便一起去了

再次回到家時天空已經是漆黑一片了

(天空好像不是完全是黑的...而是深藍色呢...天空...藍色...)怎麼覺得眼眶又有點濕...

「你們回來啦」為了待在那女人身邊而沒有跟我們一起出去的空松開門道

「嗯,回來了」阿松回答

「我要跟你們說一件事...」空松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好像已經很累了

(總覺得有不好的預感....)

「那個...我們明天要結婚了」空松用很虛弱的聲音說道

(啪啷!好像有什麼東西碎了的聲音...這是什麼感覺...為什麼總覺得...好難受.....好難受...好痛苦啊啊啊啊!!!!!!!!!!)

「是哦,我先去睡囉晚安」我淡淡的說道之後便往睡房的方向走去

外表看起來沒有太大的情緒起伏但內心已經崩壞了

「椴松....」輕松擔心道
「...」阿松和一松什麼話也沒有說僅僅只是看著椴松的背離去的背影,十四松雖然看起來還是像平常一樣笑著但卻感覺得出臉上的笑比起平常好像更暗淡一些
今天也跟平常一樣大家一起睡在同一張床舖唯一不同的是只有空松不在,好像是累倒在沙發上並被花女緊緊纏住的樣子

在感覺其他人都熟睡時,椴松終於忍不住又哭了出來

(為什麼會這樣...總覺得好不甘心...空松哥哥是真的喜歡她嗎...所以才跟她結婚...?空松哥哥結了婚之後就不能像以前一樣向他撒嬌了...也不能像以前一樣一邊說他好痛一邊又感受著他對我們的愛...)
想到這裡椴松的眼淚已經停不下來了

「嗚...」不小心發出了一點聲音

「...椴松」阿松將手放在了椴松的頭上

「沒事吧..」原來其實大家都沒有睡著

「嗚嗚嗚...」在聽到大家的安慰之後,椴松終於忍不住哭出聲來了

「為什麼...為什麼啊...為什麼空松哥哥要跟她結婚啊...」在說出了內心話之後椴松哭的聲音又更大一些了

「椴松其實很喜歡空松吧」默默知道兄弟很多事情的長男說道

「嗯...雖然他總是說一些很痛的話...但我知道那是他溫柔的方式...最喜歡空松哥哥了....」椴松用手不斷擦乾眼淚一邊說著

「那~我們明天去打鬧一場吧!」
「欸?!」四人同時驚呼
「可是要怎麼做??」輕松問道
「哼哼就看我這個長男的吧!!」說著邊露出了自己的招牌笑容

「不過~~椴松也要答應我一件事哦~」
說著便靠近椴松耳朵說著悄悄話

「欸?!什...什麼!!!」
「你是要答應我還是要看你最喜歡的空松哥哥跟別人結婚呢?」
「...混蛋長男!!」
「那我不幫你囉~」阿松輕浮的說著
「好啦我答應就是了!」椴松有點不情願的說著

。。婚禮中  。。

「你...願意娶她跟她共度啊啊啊啊」見證人說話說到一半便被從上綁著繩子跳下來的輕松抓走了「對不起囉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欸?」空松還沒回神

「這是怎麼一回事啊!我要是今天不能夠跟小空結婚我就去死!!」

「那還真是不好意思啊只能請你去死了」一松一邊冷冷的說一邊把花女挾持到邊上

「唷!空松」阿松邊說邊從禮堂大門走進來
「欸?你們怎麼會來?...啊啊啊啊花女啊!」

「你還擔心她啊?!」輕松吐槽

「我的空松girl你沒事吧」邊說邊走到了花女附近

「我沒事只是...」花女突然間變成了一個漂亮的女子 ,也許當初好好的用水灌溉就是這個樣子了吧

然後一松解開了對她的束縛

「我誠心的向上天祈禱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人型時性格扭曲了....做了很多很過分的事...對不起」然後花女看向自己的雙手和身體「這是我消失前最後的樣子...」

「欸?怎麼會...」空松看著花女逐漸變透明的身體

「我回來了!!!!」十四松的聲音迴盪在整個禮堂,仔細一看他手中還捧著一小堆土 土中有一朵枯萎的快要凋謝的花

「真的很謝謝你呢願意順著當時不講理又任性的
我...對不起給你添了很多麻煩」花女無力的伸出手好像還想觸碰到空松似的

「怎麼會呢..我是知道的...你只是覺得一個人很寂寞...就跟我一樣...」空松握住了花女伸出的手

「對不起...還有謝謝你...」說完便消失了,空松的手還停留在剛才的姿勢仿佛花女的手還在那一樣

......

「現在怎麼辦總覺得好尷尬本來是要大鬧一場的我不會應付這種狀況啊啊啊」
「笨蛋長男給我看氣氛啊!!」輕松說著便用力的往阿松頭上揍了下去

「話說十四松剛剛去哪裡了還有椴松呢?」回過神的空松問道
「我剛剛去大戰食人花了哦!!!打完之後就發現了這朵快枯萎的花!!」

「至於我們家totty... 」阿松接著說

禮堂的大門再度被打開...走進來的是身穿粉色婚紗的椴松此時就算是認識的人都可能會誤認為女孩子

「椴松?為什麼穿成這樣」然而空松卻一眼就認了出來並看往阿松的方向看去

只見阿松一臉「你看吧我為你們精心佈局的婚禮很厲害吧」的表情還露出了他的招牌笑容

十四松一邊勾著椴松一邊走了過來就像父親勾著準備結婚的女兒一樣,見證人也默默的被放了回去而空松現在站的位置剛好就是等待新娘走過來的新郎的位置
在椴松停下來站在空松身旁時見證人開口「你願意發誓守護這個人一輩子嗎?」

「椴松...」空松看著椴松幾秒,想起昨天晚上椴松聽到自己要結婚時的反應跟昨天晚上經過大家的睡房時不小心聽到的椴松的告白

「我願意」空松堅定的回答
「!!」椴松驚訝的看著空松
「你是認真的嗎...」
「當然!因為我也喜歡著椴松啊」

「我對空松哥哥的喜歡可不是那種兄弟之間的喜歡哦!!!」

「我對我心愛的totty也是那種喜歡...不對是愛!!」

「我...我還以為你根本沒有察覺到我的心意...」椴松的眼眶開始泛紅

「我知道的,我知道每次你說我好痛或是無視我的話都是為了掩飾你害羞的心情,我也知道你常常在一個人的時候偷偷的念我的名字...我還知道...」話還沒說完就被一股柔軟堵住了嘴

「笨蛋....不要再說了啦」椴松臉紅並流下開心的眼淚

「椴..椴松!!怎麼哭了!!哪裡不舒服嗎??」空松緊張的抹掉椴松的眼淚

「笨蛋...不要再說了!!」然後再次吻上空松

--完--

(見證人表示:現在年輕人真衝動)
============================
番外(?
「欸欸他們都在kiss了,我們是不是也該來一下~」阿松輕浮的說著之後便摟上了輕松的腰
「笨...笨蛋長男!不要亂來...」阿松在輕松說完話之前就吻上了他絲毫沒有要讓輕松說完話的意思

「大家都在親親看起來很開心呢!」十四松看向一松說道
「啊?什麼?」
「.....」
「什麼啦」
「......」十四松露出貓眼盯著一松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
「.....」
「這裡人太多了我們換個地方」
「嗯!!」

然後...嗯...自行腦補R18(欸?

===========================

第一次寫文這樣~~
希望大家看得開心~歡迎給意見喔!
如果有不好的地方我會改善的!!
請大家多多包容>

謝謝大家的觀賞這樣~~